白小姐四不像图片|白小姐6030ccc
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家園、情義、未來與希望: 浪漫主義里的中國情懷

——觀科幻電影《流浪地球》有感

2019年03月03日 08:54:13 編輯:

□ 馬明高

臘月年關,知道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將在2019年大年初一上線的消息后,就一心想要觀看。誰知在一冬無雪的春節剛過,86歲的老父親就因感冒引起舊病復發住進了醫院。在陪侍老父的日子里,望著窗外天空下的高樓大廈,附近廣場上歡度新春的歌聲、音樂聲和鑼鼓聲不時地傳入我耳。我總是不由地想,在同一個時間之內不同時空的人,其情境與心境是多么得迥然不同啊!廣場里唱歌跳舞的人會想到此時此刻正在醫院陪侍病父的人的心境嗎?我又在想,此時此刻的我們,能夠想到幾百億年以后的人類面臨地球大絕境的心境嗎?那時的大絕境遠非我遇到的這點小小的困境,而是正如劉慈欣在《流浪地球》的原著中所寫:地球被毀滅是鐵一般的事實,就像一堵墻橫在面前,“這墻向上無限高,向下無限深,向左無限遠,向右無限遠。這墻是什么?”那就是死亡。但是,這不是一個人的死亡,也不是一群人一族人一國人的死亡,而是整個人類的死亡,整個人性的滅亡,整個人類文明與地球所有生靈的毀滅。

正月初八,我在陪侍老父親住院的間隙里,抽時間觀看了這部電影,在隨后的間隙里,又抽時間寫不了現在的這些文字。

有好多大學教授及其聰明的人,去電影《流浪地球》里尋找科學常識的好多錯誤。殊不知,科幻文藝作品無疑就是在浪漫主義創作原則下的一個大膽虛構,它不是科普知識,它不是對現實的寫實,而是作家藝術家用想象的方式建構的一個合理而自洽的世界。正如劉慈欣通過《流浪地球》《三體》等一系列作品構造了豐滿而堅實的三體世界,并且他讓三體世界、地球,甚至還有更高級的文明,發生了更加猛烈而意味深長的碰撞,而且,這個世界不是零散的、破碎的,而是整體的、充滿了嚴密的組織和秩序的,而且充滿了人類共同的人性與情懷。

有好多認為外國的月亮總比中國的圓的文化異己者,總是喜歡以羨艷別人卑微自己的小心理,去否定中國人的文化與精神,去否定中國人的智慧與創造精神,喜歡以西方的文化體系與智慧來劫持“不屬于我的地球”,這是誰的地球?地球還能去流浪?《圣經》里是這樣說的:“我們的地球源于上帝精心的創造,人類是上帝按照公式的形象而造。上帝命令人類負責治理看護這地(創世紀1)”,而不是改變地球的軌道,“帶著地球去流浪”。這不是“非常中國”了嗎?殊不知,美國人根本就理解不了中國人為什么要“帶著地球去流浪”?當人類面臨絕境與災難的時候,西方人的觀念由超級英雄去拯救,去“乘坐飛船”去逃離,選擇的是“末世神話”的回避和放棄。何況好萊塢災難科幻片中那種建立在“人類文明終結”論基礎上的地球觀和價值觀,我們觀賞的也不少。而《流浪地球》則是“選擇有勇氣地相信未來,選擇希望的態度去面對一切困境”,是一種“創世神話”的態度。正如導演郭帆所說:“外部世界難以成為完美的理想家園,一直都是有好有壞,關鍵看我們的態度是什么,所以關鍵不在于人類是否真的能夠存活下去,而在于我們是否有勇氣,邁出離開太陽系的第一步。影片所賦予觀眾面對希望的勇氣,面對未來的堅信,就是整部電影想表達的力量。”(《電影藝術》2019等第2期“郭帆訪談”)所以,《流浪地球》更多蘊含的是中國文化與精神的內核與底蘊。我們從中感受到的是故土與家園的情懷、舍身取義、犧牲精神,是“團結就是力量”,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變易”哲學,是父子情、兄妹情和戰友情,是充滿慈悲、同情、憐憫和恕人的仁愛情懷,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理念。而面對西方歐美人的理念,上古的《淮南子》早就回答說:“遍知萬物而不知人道,不可謂智;遍愛群生而不愛人類,不可謂仁”。因為中國文化最深厚的根基,則是植根于中華古老的伏羲易卦文化、黃帝法道文化、老子的德道文化和孔子的原創儒學與佛教文化的精髓。

劉慈欣2016年夏天在北京召開的山西新銳作家創作研討會會上發言道:“在文學發展特別是歐洲文學的發展中,有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等多種思潮和流派。現實主義存在的思想并不是最長,也不是唯一的。但現在我們過多強調現實主義,使其他文學思潮和類型的發展,受到了某種抑制”。(《中華讀書報》2019年2月13日第3版,段崇軒《感受劉慈欣》)正在“我們一直加強現實主義,結果浪漫主義沒有了,現代主義也基本斷流了”之時,正在我們感到“寫實能力退化”“虛構能力萎縮”“現實主義自身也出現了問題”(段崇軒語)之時,電影《流浪地球》橫空出世,它在浪漫主義創作思想的宏大框架內,依托科幻作品的兩個維度,即“科”代表的邏輯和現實,“幻”代表的想象力和夢,在宇宙空間和全球背景的遼闊舞臺上展開了對人性母題的繼續挖掘和演繹,展開了對中國文化內涵與中國人情世故的深情呈現。具有一種“大歷史”的關懷和獨特的中國式的群體犧牲的英雄主義,“一種為了整體的人類命運的拯救而無畏地抗拒命運的氣勢,一種古典的對于生命和世界的英雄般的理解和認識”。而且,“確實是在西方的科幻電影中難以見到的”,并且在中國科幻電影中也是“罕見的、沒有先例的”(《文學報》微信公眾號2019年2月13日“觀點”一文中張頤武語)這種“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重要價值意義,對于中國當代文學創作無疑具有重要的啟示作用。

按照著名現代科幻小說作家羅伯特·A·海因萊因的觀點來看,從科幻小說的角度,“科學幻想”的概念,一是建立在充分的知識基礎之上的,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件的現實主義推測;一是被定義為研究人類對科學技術變化的反應的文學分支。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大都屬于前者。《流浪地球》原著雖不足三萬字,卻書寫了人類“帶著地球去流浪”漫長的2500年的悲壯歷程,歷經100代人的努力,經過了“剎車階段”“逃逸階段”“先流浪階段”“后流浪階段”和“新太陽時代”五個開天辟地的“未來可能發生的現實主義事件”。開篇便是:“我沒見過黑夜,我沒見過星星,我沒見過春天、秋天和冬天。我出生在剎車時代結束的時候,那時地球剛剛停止轉動。”由此展開了一個在科學上存在可能性的未來。在這樣的一個設定中,作家用“想象力和夢”完成了對這個未來世界價值觀念、倫理秩序和生活細節們賦形塑造,在一個空間無限遠、時間無限久的大災難絕境中,對人類進行嚴酷的拷問:在生存面前,愛情、親情和友情該如何處置?道德倫理和社會規則又會如何?未來重要還是當下重要?生存重要還是保持人性重要?甚至是“給文明以歲月”還是“給歲月以文明”?面對這一系列拷問,劉慈欣在回憶20年前創作的情景時說:有一種潛移默化的中國文化在影響著他,在這種文化里,有著對故土和家園更深的感情,“我們不是在流浪,而是依然和我們的古老文化在一起”。

影片則選擇第四階段即后流浪階段的冒險旅途為基本框架,用兩個小時的篇幅展現了木星引力激增、地木相撞危機、人類為了希望奮力化解危機大約36小時之內的動人故事。電影從愛情,友情和親情三種情感中,著力選取了“親情”作為自始至終貫穿整部影片敘事的情感線索,以兒子劉啟的視點展開了對三代人、四個人復雜情感的呈現,從他叛逆沖突到理解認同,直至最終永遠地失去父親,以及穿插姥爺與妹妹朵朵傳奇的人生境遇,展現出了中國人對家的特殊感情與特殊理解。這一切都為姥爺的性格、劉啟的成長擔當,以及父親最后的舍身取義做了很好的支撐。特別是父親犧性的那一刻,我們聽不到木星爆炸的巨響與人物的嘶吼聲,只能聽到情義深長的鋼琴聲。但是,在木星拖著長尾推動地球轉動的畫面中,我們能夠感受到人物情感的復雜與豐饒,劉啟在回憶他與父親、母親、爺爺和妹妹昔日的情感,我們的內心已經澎湃,淚流滿面了。這就是中國式的父子情感、中國式的審美取向。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不能舍棄自己的家園和自己的家人。這你就能理解中國人的“春運大遷徙”和對“背井離鄉”“故土難離”的深情吟唱了,就能理解中國人為什么要“帶著地球去流浪”了。

有的人還會說劉慈欣原著和影片對人物形象與性格塑造的薄弱。其實,這都是傳統的、主流的、現實主義文學對科幻文藝作品的認知。劉慈欣說:“科幻是一種類型文學,類型文學里,人物的性格可以鮮明,但不能太復雜。科幻小說也好,還是科幻電影也好,如果人性弄得太復雜的話,讀者就很難被吸引,就不認同了。”(段崇軒《現實距離科幻有多遠》,《南方文壇》2019年第2期)加拿大裔猶太人達科·蘇文第一次在歷史上建立了一套針對科幻小說的系統性理論,提出了一個叫“認知陌生化”的概念,從詩學與美學的觀念出發,認為認知性與陌生化在辯證統一中相輔相成,有機生成,“使得我們閱讀科幻小說成為一種不斷挑戰、打破、重塑我們認知與審美邊界的一種思想的實驗與冒險。”韓裔美籍學者朱瑞英在其2010年出版的《隱喻夢見了文字的睡眠嗎》一書認為:所有的文學創作都是對現實的一種模仿和再現,但是在高科技與現代化日新月異的今天,“使得整個世界的現實圖景已經高度復雜化、抽象化,它遠離了我們日常經驗的限度。”我們只好從科學的真實性和現實的隱喻性兩個角度去對現實社會進行認知了。科幻小說就是“一種從更大的密度、更強的能量、更全面全息的角度,去描摹、再現我們復雜的現實場景的一種文學模式,它是最大的現實主義。”弗雷德里克·詹姆遜在2005年出版的《未來考古學》一書中,“把科幻小說當成一種從未來看當下、從他者看自我的思想框架。通過這種思想框架,我們可以對現實進行批判性的認知測繪”,從“他者世界來現實性地介入社會,推進人性”,并在故事的演繹過程中,“更加清楚地看到自身的局限”。(陳楸帆《在所有的文類中,科幻最能夠消解人類的焦慮》,《文匯報》2019年2月13日第10版)由此,我們就能理解影片為什么要把幾百億年后可能發生的事件按50多年后的事情來講,來進行“非完全寫實的”“寫意化的描述”。因為你只能在原著建立的宏大、有價值的世界觀的基礎上,去理解和把握那時的社會現實,那時的人物關系與情感,不可能想象出幾百億年以后中國城市的具體形貌和人物模樣。再者,科幻文學的目的還在于“高密度、高能量”地對現實世界進行全面、全息的反映與呈現。所以,我們從電影中更多地看到的是極寒天氣下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建筑地標,央視大樓,國貿大廈,東方明珠,聽到的是北京交警部門對安全行車的宣傳語,都意在拉近觀眾與科幻世界的現實距離,從而去理解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現實困境、人性問題與情感歸宿,從而更加準確而高密度地對社會和人性進行批判性的認知測繪。

無邊無際的宇宙是個什么樣子?有沒有適合人類去流浪居住的另外的星球?人類最終面臨的命運究竟如何?我們都不得而知。《流浪地球》正是要“從未來看當下,從他者看自我”,警醒和告誡人們:要珍惜和愛護我們的故土和家園,珍惜和愛護我們共同的地球。盡管它在茫茫宇宙中是一粒懸浮在陽光中的微塵,但是,那里是我們的家園,有我們一切的一切。正如美國天文學家卡爾·薩根博士從1990年2月14日旅行者1號探測器在64億公里外拍攝到的地球影像中得到的啟示所說:“我們的歡樂與痛苦聚集在一起,數以千計的自以為是的宗教、意識形態和經濟學說,所有的獵人和強盜、英雄與懦夫、文明的締造者與毀滅者、國王與農夫、年輕的情侶、母親與父親、滿懷希望的孩子、發明家和探險家、德高望重的教師、腐敗的政客、超級明星、最高領袖、人類歷史上的每一個圣人與罪犯,都住在這里”,“你所愛的每一個人,你認知的每一個人,你聽說過的每一個人,曾經有過的每一個人,都在上面度過他們的一生。”

但是,地球就是再博大、再寬容、再道德,它都會有衰老脆弱的時候,猶如我眼前衰老脆弱的老父親,我們倘若不珍惜和愛護它,一味肆意地踐踏它,破壞它、污染它,它終究會承受不起我們,讓我們去流浪與毀滅的。

這就是,這部科幻電影要警示我們的。

前天晚上至昨天上年的一場飄紛大雪過后,今天的天空是如此的明朗爽潔。老父親的精神也越發的好轉。我的心情也越發的好了起來……

祝福父親!祝福地球!祝福未來!

白小姐四不像图片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 北京快乐8怎么开奖 北京11选5复式投注 云南时时彩开奖中 168彩票极速赛车开奖 时时彩5星直选单式漏洞 福彩18选7走势图 看准网app 今天牛彩网字谜总汇九 听说天津时时有漏洞